不確定性給美國、歐洲及中國蒙上陰影

作者:Brian Levitt、Arnab Das及David Chao 


英國脫歐 

  • 好消息:英國議會最終獲得足夠的票數,利用英國議會的議事程序通過了立法,法例規定倘若到10月19日英國無法與歐盟達成脫歐協議,首相鮑里斯·約翰遜(Boris Johnson)須向布魯塞爾請求批准將當前10月31日的脫歐日期延後三個月。因此,英國無協議脫歐的威脅將被押後至2020年1月。 
  • 壞消息:英國脫歐延期為曠日持久的政治不確定性締造條件,包括潛在的第4次脫歐延期、第2次提前大選,以及在此之後或依然會無協議脫歐。 
  • 政局形勢目前表明英國可能會在11月份提前選舉。 
  • 主要反對黨工黨正在準備施政綱領,醞釀實施多項顛覆性政策——包括上調稅項、薪資及花紅上限,以及重新國有化計劃——很多人認為此舉相當於充公。 
  • 許多議會議員及選民會支持工黨以阻止無協議脫歐,但反對此類議程。  
  • 他們及其他議員或許十分擁護首相約翰遜提出的英國脫歐後願景(強調透過放鬆管制和通過發債融資實施寬鬆財政政策,促進經濟增長及投資),而不是工黨提出的施政綱領(重新國有化、重新監管,以及透過對資本、股權及債券徵稅實施寬鬆財政政策,強調以經濟增長及投資為代價進行重新分配)。  
  • 作爲替代的留歐方案本身或許會得到市場及宏觀環境的支持。
  • 預計政治辯論將從激進主義轉向漸進主義,進而轉向美國或歐盟的資本主義,而不是完全的社會主義。  

中國的寬鬆貨幣政策及財政刺激計劃

  • 香港抗議活動持續上演、中美貿易緊張局勢未見減退,加上經濟減速,均導致市場波動。
  • 9月是尤為重要的一個月,中央政府正為在10月1日舉行70週年建國慶典準備。 
  • 上週,中國國務院向市場釋放了一個非常強烈的貨幣寬鬆及財政刺激訊號。列出的大部分措施旨在透過固定資產投資支持經濟增長。    

    1. 今年用於基建投資的市政債券配額增加。
    2. 中國央行近期下調存款準備金比率(銀行必須儲備的現金額),以向市場注入流動性。
    3. 近期下調向金融機構提供的中期借貸便利利率,以及可能下調貸款基礎利率,以刺激向國有企業提供貸款。 
  • 雖然此次刺激計劃力度料將不如2018年下半年及2019年第一季度強勁,但該計劃依然重要,並且是今年迄今發出的最強烈的經濟政策訊號。 
  • 該等政策措施應會提供足夠的緩衝,以應對近期各種事件可能導致的任何經濟大幅放緩。 
  • 政治不確定性會被經濟政策確定性所抵銷,預期2019年的國內生產總值增長將落於政府設定的6.0%–6.5%目標區間。 
  • 中國股票——在岸A股及離岸H股——均已出現估值折讓。隨著中國政府開始著力放寬貨幣政策及刺激經濟,中國風險資產應會受惠。         

投資啟示 

  • 中美貿易戰、英國脫歐、恢復歐洲增長週期的活力以及歐盟與歐元區一體化等棘手問題將持續。中國正在採取措施支持其經濟發展,但似乎不大可能像2009年至2010年或2015年至2016年那樣提振環球經濟增長。 
  • 我們預期不確定性將持續,但會受到政策制定者及政治家為免下行風險變成現實而採取的舉措抵銷部分影響。 
  • 因此,我們預期經濟可能出現的結果範圍有所收窄——經濟既不會強勁回升,經濟衰退風險亦不會激增——而是更可能以可接受的速度緩慢增長。 
  • 從這個角度看,我們維持為投資組合分散配置不同的資產類別,並保留隨著局勢更加明朗而進行調整的空間。 
  • 這種方式與大舉轉向配置債券(近期很多投資者似乎如此行事,我們認為此舉在2010年至2012年或2015年至2016年等經濟衰退下實行更為合適)或大舉轉向配置風險更高的資產(在2017年環球經濟同步回升情景下實行會更為合理)的做法形成了鮮明對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