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亞洲 — 分析近日新興市場貨幣波動性情況

                                                                                                                              

作者︰祈連活博士(首席經濟師)

問︰年初至今,由於預料美國利率正常化,部分新興市場貨幣遭拋售,特別是拉丁美洲貨幣。亞洲貨幣似乎較為穩健,您認為背後有甚麼原因?

祈連活博士:2018 年初貨幣跌幅最嚴重的新興市場,均屬近期深受貨幣政策或政治不穩困擾的國家,如阿根廷、土耳其和巴西。相反,貨幣表現出色的新興市場主要為石油/能源出口國,如哥倫比亞、墨西哥和馬來西亞,當地貨幣表現與近期油價強勢一致。

人民幣、泰銖、新台幣、韓圜和新加坡元的穩健表現,似乎是由於這些國家主要是製造國,而環球貿易好轉,令它們在過去一、兩年受惠於出口改善。儘管第一季美國經濟增長放緩,歐洲的增長步伐亦正減慢,但可能只是在 2017年底強勁增長後短暫放緩。我認為,最可能的情況是美國商業周期繼續擴張,可望進一步推動亞洲出口增長。

問︰近期環球/亞洲經濟數據較預期疲弱(如花旗經濟驚喜指數回落),您認為其主要原因是甚麼?

祈連活博士:近期數據疲弱,主要是由於2017年最後一季市場對經濟的預期和實際增長均處於不可持續的水平。當時美國正審議扣減個人和企業稅,並於1222日通過立法,刺激環球股市持續飆升至1月底。不論以任何標準來看,該升幅實屬過度熾熱。市場在2月和3月出現調整,令多項美股指數大致回落至去年12月底的水平。

美國經濟亦出現類似情況。1222日,即總統特朗普簽署稅務法案當日,花旗美國經濟驚喜指數(衡量實際數據超出市場預期的指數)巧合地升至84.5的高位,但其後基本上一直下跌,於522日跌至10.9

近月新興亞洲經濟體的出口下降,與已發展國家經濟放緩的情況一致。例如,韓國和台灣的出口(以美元計)自去年年底以來持續下滑。其他亞洲市場的採購經理指數、工廠訂單等數據亦呈下行趨勢。基本上,這一切均源自歐美經濟短暫回軟所產生的「擴散效應」。

問︰您認為亞洲貨幣會否在近月遭到拋售?您預料亞洲貨幣在未來數月要面對哪些利好和利淡因素?更重要的是,在此情況下,美國進一步加息會否對亞洲構成威脅?

祈連活博士:所有新興市場貨幣面對的主要利淡因素,是聯儲局推行貨幣政策正常化下,美元利率和債券孳息持續上漲。如美元與亞洲和新興市場貨幣之間的息差繼續擴闊,美元預期會進一步升值。以往美元強勢均不利新興市場貨幣,尤其是商品生產國。這「價格效應」(price effect) 將損害成本較高的新興市場經濟體,只有具價格競爭力的市場可受惠,包括部分亞洲製造國。

然而,若美國經濟持續增長(即僅美國利率上升,美國經濟增長並無下滑),亞洲製造業出口國應可繼續受惠於「數量增長」(volume growth),但我們不應誇大有關變動和影響。貿易加權美元由4月中至今僅升值4%5%,基本收復12月和1月的跌幅。目前,美元仍較201612月水平低約8%。與亞洲和新興市場貨幣比較,美元仍相對弱於201612月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