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是時候關注市場流動性危機嗎?

作者︰Kristina Hooper(首席環球市場策略師

過去一年多以來,我不斷談論的其中一個關鍵市場風險就是資產負債表正常化。

美國聯儲局(聯儲局)的三輪量寬政策為美國及環球市場創造了大量流動資金,另外,包括英倫銀行、日本央行及歐洲央行等其他央行的大規模資產購買計劃,更進一步推動市場流動性在近十年迅速膨脹。然而,情況開始逆轉。聯儲局大幅加速縮減資產負債表;英倫銀行已完成最後一輪量寬措施,並於6月宣佈或將提早出售資產負債表內的資產。歐洲央行持續削減購債規模,預計於12月結束購買計劃。日本央行將成為最後一個在2019年仍繼續擴大資產負債表的主要央行,但行長黑田東彥於數月前向國會提交的證詞當中,亦表示內部正討論如何退出債券購買計劃。

資產負債表正常化與美國政府加大國債發行(因美國赤字加大)導致流動性減少,新興市場債券及貨幣錄得下跌。然而,新興市場並不是唯一受影響的市場。隨著資產價格波動加劇,其他資產類別流動性亦出現放緩跡象。例如,2月股市遭大幅拋售表明股市流動性縮減。

資產負債表正常化並非影響流動性的唯一因素
誠然,導致流動性下降的還有其他因素。Dodd-Frank法案的要求之一就是銀行須持有較多現金資產,換言之持有較少可出售證券,意味著銀行作為造市商的能力受到嚴重限制。此外,頻繁交易等其他因素亦加劇了流動性問題。

重點
我必須強調,目前我們只是看到流動性問題的警示跡象,但並未置身其中。現時市場許多利好因素,包括理想的季度盈利、強勁的環球增長(美國第二季國內生產總值增長尤為出色),及美國與歐盟的貿易關係有所緩和。但不可否認的是,隨著資產負債表正常化加速,流動性問題亦會加速顯現。

這並不意味著投資者應遠離金融市場,相反,我認為投資者應準備好迎接股市和固定收益市場可能出現更劇烈波動。對市場波動承受能力較低的投資者,派息股及低波動因子投資等歷來波動性較低的資產類別不失為理想的選擇。當然,廣泛的多元化,包括充分持有另類資產類別,亦有助減輕投資組合的整體波動。